亲子

成长的烦恼

2017-01-10
围观(182
收藏(0

  王娜,女,16岁,高二学生,家中独生女。从初中开始,觉得自己有心理问题,觉得心灵有些扭曲(有一点和别人不一样时),有时压力大时就爱乱想,甚至觉得自己会突然死去会突然消失突然会有人从我身边离开。到了高中以后,尽管仍然努力学习,但成绩一直没有提升,一直到现在成绩都很不理想,如果成绩再不提升,高考就会失利,对于我爸爸妈妈来说,如果高考考不上理想的大学,我就是平时再刻苦也等于零。所以一定要在高考前让自己的心理健康起来,否则高考后恐怕连咨询的资格都没有了。学习压力大时总喜欢反复思考一个问题:我一定要和别人一样,否则就会自认为心理扭曲,是心理不健康的表现。为此来咨询。

      经过评估性咨询,了解她的家庭背景及成长经历。因父亲经商,从三年级开始就和妈妈跟随爸爸到外省,并借读在外省的民办学校里,五年时间更换了三城市四所学校。开始时,很难适应不同地方,不同学校的环境。更是不能适应陌生的同学,常常同学还没认全,就又更换地方和学校。这样频繁地换学校,让我渐渐地有一种感觉,就是:“如果一直经历痛苦就不会再痛苦; 我身边的好朋友只会在我身边呆一年。”这两个想法一直在脑海里面挥之不去。我在遇到的每一个人都会想他们一定会离开我,就算我再怎么和一个人要好, 相处快到一年就会每天每天想对方会怎么离开我 会说些什么 会做一些什么 会露出什么表情。一开始只是朋友 现在我对父母也有这样的感觉……下意识觉得如果我远离了我爸妈 那我可能就不会回来了……就像以前那些同学那样,再后来就觉得,我每一天过得都像随时可以死去一样。我甚至觉得 我现在之所以活着 是因为没有死去的理由,但是反过来看我活下去的理由也没多少 。活下去的理由大多是因为爱的羁绊,因为自我厌恶,所以就觉得不如死去 。有时脑子里经常出现相互矛盾的想法,找不到自己准确的位置吧 高一点也讨厌 低一点也讨厌。……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很没用 我觉得如果没有了别人 什么都做不到什么也做不好;但有时又觉得自己没有这么差 觉得自己在故意放低自己的姿态讨好别人。比如 偶尔觉得自己比身边人的表达能力都好一些 因此产生高傲的心态 ,但是马上又会为自己的高傲而讨厌自己 。

  有一次妈妈冷冷的对我说,如果我成绩再没有所好转 她就放弃我。当时我觉得心如刀割 ,一个人跑到房间偷偷地哭了半天。我不知道该讨厌她这种刺激我的方法还是恨我自己没有能力达到她的标准。我觉得 环境的苦我能吃习惯都可以挨过去她甚至觉得爸妈放弃她的时候就是她,就是她自我放弃的时候。

  自四年级开始,每晚我都会用各种各样可怕的事情刺激自己,一开始我还会被自己想象的故事弄哭,时间久了就开始麻木。这种想象一直到目前高一,几乎没有一天停过。

  我很早前就觉得这是不对的,但是我无法抗拒那种麻木过的虚假的悲伤,它给我一种说不清的奇怪安全感和踏实感。

  到了本省,尤其是初中以的,我懂得拉拢人脉。我克制自己的脾气,有意识无意识降低自己的位置,一年生气的次数一只手可以数得过来。很快,我的身边聚满了人,但我的内心已经没有任何被填充的感觉了。我开始判断眼前的陌生人是什么性格,开始用自己的方式做到我想做到的事情。在心烦意乱的时候会选择画画,因为画画能让我头脑空白。 我觉得我在讨厌什么的时候都会有点肚子疼。我有时觉得我身边没有能够系紧我的东西,我像一个随便什么时候死掉都不会有任何遗憾的人。过去也好,现在也好,未来也好,我找不到能给我安定的东西。

  咨询程序

  一是评估咨询。经过两次的评估咨询,了解她的成长经历和环境。父母的职业及性格特点,对父母的评价以及自己的人格特质。因父母经商,从小开始就随父母展转南北,上学时也是随着父母生意的变化,上学地方也跟着变动,上学期间到现在已换了四个地方五所学校,开始时,很难适应学校环境,很难融入同学中,尤其是难以适应一次又一次的与同学的相认、相识、分离的情形,但是生活的所迫,使得她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离开刚刚熟悉的学校和要好的朋友,去迎接陌生的学校和新的同学,并因此形成了自我克制、降低自己的位置来迎合同学和他人的性格特征,把自己真实的需求压抑到意识之外。到后来在内心深处形成了一种非常确定的感觉就是:结交的每一个朋友都会在一年内离开我。

  二是共情,营造安全舒适的环境。咨询中,咨询师在充分共情的基础上,让她放松的状态下进行自由联想式的谈论,她的成长经历,使其内心因经常分离以及学习压力所带来的紧张感、焦虑感和不确定感得以释放,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其内心的压力,慢慢恢复其自身固有的安全踏实感。

  三是调整认知,化解认知偏差所造成的“心理问题”。从其叙述她的幼年成长经历及其与父母、同学的关系模式中,了解探索她思维、认知模式,并将的这种模式归纳汇总呈现给她,引起自我反思、消化。慢慢她觉知到有些所谓的“心理问题”其实成长过程及青春期生理、心理发育过程中潜意识与意识、本我与超我、内在与外界冲突所致,是青春发育过程中的一种表现,是一种自然的过程,是青少年的成长的烦恼,每个青少年在这个时候都会或多或少的存在类似的情形。从而化解了她内心的那种与别人不同,害怕自己是另类而导致的心理困惑与冲突。

  四是运用意象对话技术。结合其想象丰富的特点,经过几次意象对话的咨询,在意象中引导其到花园、大草园、河流、森林等大自然中充分享受与放松。每次做完意象之旅,她者感觉神清气爽,身体放松轻灵,精力充沛。用她本人的话来说,完成意象之旅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踏实感和真切感。

  五是布置家庭作业,获得社会支持系统。在咨询中期,给她布置家庭作业,让她以不同的主题分别与爸爸妈妈进行两次深入的情感交流,向爸爸妈妈诉说其成长过程中的内心的真实感觉和情绪情感,以及爸爸妈妈在教育自己过程中自己的内心感受。经过几次与爸爸妈妈真诚沟通,消除了其内心中许多对爸爸妈妈的压抑内心深处的“不满与怨恨”,真正在感受到了爸爸妈妈那种博大的爱,激发了来访者本人内在的爱的感受,来访者反馈说:“我第一次与妈妈说出我的想法时,妈妈先的是很吃惊,后来随着我情绪情感的流露,我们母女俩哭成一团,那天晚上我睡了一个安稳的好觉。”“我现在感觉较以前踏实多了,小时候那种真实的踏实感、充实感悄然回到了我的心中。”

  这是一个成长环境及家庭亲子模式共同形成的人格特质基础上,在青春期成长烦恼中遇上高中学习压力紧张、焦虑、引发的冲突,为了减轻各种原因带来的心理压力与纠结,来访者经常是白天笑脸相迎,而晚上就在自发的幻想中,主动想象一些悲伤的故事,让自己随着悲伤事或泪流满面,或跟着意象中的主人公豪淘大哭。其实,从精神分析和意象对话的角度来分析,这是一种意象之旅,这种意象之旅也能使自己放松,达到减轻学习生活的压力的目的。只不过这是消极的意象的减压方式,会给来访者带来一些负面的东西,会让来访者情绪更加消极。因此我们运用极积的意象对话技术,引导其潜意识里认可并跟从这种新的快乐的意象模式,每天晚上练习体验这种快乐幸福的意象模式,达到渐渐改变她以往的那种消极的模式,变为科学的阳光的减压模式。

收藏

本文由舒锡智原创发布于爸妈在线。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
黄河
黄河2017-01-13
孩子的成长是需要家长共同陪伴成长的。
评论
取消
回复
小莫
小莫2017-01-13
成长所带来的烦恼确实很多,所以一个好的成长环境对孩子来说就变得尤为重要!
评论
取消
回复
    1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客服中心|免责条款|联系我们

    粤ICP备10217215号-2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110160爸妈在线所有
    安全联盟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