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理知识 >   文章详情   
婚恋

人生一场,不过是遇见,活过,爱过

2019-08-26
围观(524
收藏(0

 

昨晚听到一个消息,何月犯了事,据说吃了官司。大象回来说与我听,言语间有点幸灾乐祸,只因为何月与我关系亲密。我不太相信这样的消息,于是打了电话给我的一个同学征询,据说所有的消息,都是从他那儿传出来。具体情况他也不知道,反正何月肯定吃了官司。


附近的同学,还有借钱给他的,估计一时半时也还不了了。大象之所以有些小得意,是因为在他那里,一直当何月是他的假想敌人。说老实话,乍听这样的消息,我还是忍不住流了眼泪,不为别的,只为心疼。我们曾经是很好的一对,无奈情深缘浅,最后分手。


摄图网_400544052 (1).jpg


何月和我有个婚约。


与我交往的时候,他是认真的,也是极其用心的。我在小城读书的时候,他对我的照顾颇多。我知道他对我的好,也感动于他对我像兄妹一般的关怀。从一开始的交往,我就知道我们不可能有结果。所以,一直和他刻意保持着距离。他是一厢情愿地对我好,而我始终明白,我们之间有一条鸿沟隔着。


只是,当时我并不知道,冥冥中,知道我们真的不可能走到一起。所以,他对我的好,我做不到心安理得地接受。一学年的复读,过得很快。他提前拿到了高考录取通知书,而我的,却破费了一段周折。在非常低迷的那段时间里,我以为,我还需要再奋斗一年。在备受煎熬的那段时间里,他的录取对他来讲,似乎给了他向我表白的勇气。他说,不管你这辈子能不能读大学,只要你愿意,我都会娶你做我老婆。


这句话,很令我感动。我一无所有,他已经考上了省城比较热门的国际金融学院。几年读下来,就可以顺利分到银行去做一个部门经理。后来,他果然做了一个支行的行长。但,我在读大二的时候,他就给我画了一个句号,寄给我。那时我们已经约定98年的国庆节,他娶我。


我在97年成为大象的新娘,他后来另娶了其他女孩。我们之间自从那个句号,就真的结束了。事情的起因,其实非常简单,我参加了文学社。我的性格属于活泼型的,再加上平时喜欢写写文章,又参加了学校当时最大的文学社黄海潮,结识的一些文艺青年更多。他听说了我与大象交往比较密切,特意从南京赶过来,据说是想要了解真相。其实,那时,大象与我也就是非常普通的关系。


他是文学社长,我是他邀请写稿的一个社员而已。25年前,大象是化学系的系草,长得非常帅气,围在他身边的女孩不少,那时有个滨海女孩特别喜欢他。我经常看到那女孩,约他一起在操场上溜圈。等大象和我阴差阳错结了婚,那女孩听说也远嫁了一个军官。大象和我家的距离,有几百公里。两个完全不可能在一起的人,最终却成了相绞相杀相爱相恨的一对。我们能够走到一起,因为一封告密信。


有个女孩,可能是喜欢上了大象,觉得大象和我走得近,于是写了一封书信告了密。何月轻而易举地就选择了相信。坐着夜班车,赶到盐城,在盐城几天,都没有舍得告诉我。后来经过他的一番明察暗访,觉得我应该是有了外心。我那时在班级负责收发书信,平时,何月给我的书信是两周三封,一段时间里,突然就少了。我很纳闷,然后发现熟悉的字体写给了别人。


我暗存了心,悄悄偷看到了内容,他那时已经扬言,有了一个在扬州读大学的备胎。接到断交信的时候,正好上体育课。我在跑步,头脑里全是何月划给我的句号。一不小心,摔了下来,胳膊肘子擦破了皮。流了好多血,我没有觉得疼。中午回到宿舍,把何月写给我的所有情书,搁在脸盆里,烧了,那些都已经被我装订成册的书信,整整烧了一盆灰。



摄图网_400104354.jpg


从此,我们不见。


何月忘了,为了支持他读书,我去做过家教;为了给他争取到学校补助,我写信给他们学校的领导,希望给他发放贫困补助金。我所做的一切,都没有告诉他。他轻而易举地相信了别人。在我的面前,何月一直缺少自信。他少年丧父,得过兄嫂的扶持。那个曾经戏说,将来要给我买48k黄金的何月,最终还是和我分了手。那个在春天的田野里采过一大捧桃花,笑盈盈地递给我的何月,最后娶了别人家的女孩。


与何月分手后,有一次大象指着天上的月亮说,你看天上的月亮那么圆,我想我们应该有故事了。毕业前,大象向我求了婚,等我一毕业直接就嫁了。


25年了,何月留给我的记忆是,在追我的那段时间里,他最喜欢唱的一首歌是《来生缘》,我听他唱过无数遍。分手十年,他给我打电话,问我是否记得他的声音。我们见面,他给我推销了产品。那时大象和我经济特别紧张,但是为了支持他,我还是买了5000元的产品。他辞了行长的职务,做了完美直销。我们家后来几年一直用完美的产品。大象揶揄我,前任将快要过期的产品卖给我,问我什么感受。


我很失望,打电话问何月。他说没有。我看了保质期,挂了电话。再没有多说。或许他也是无意的吧。我还欠他600元的货款,大象说不给。何月和我是微信好友。但我们从未深聊过。我看他的朋友圈,永远是一条线;而我的朋友圈,对所有人开放。一会儿听说何月离了婚,发了财,娶了妻,又生了子。在同学群里,我永远是最后知道他的消息。说他发财了,在苏州买了商铺,说他身边总是围着一群女人。


他的朋友圈很热闹,却独独对我关闭。其实,我无所谓。你过得好,我祝福你;过得不好,我也不会笑话你。遗憾的是,我没有看到他的繁华,却听到了他的谢幕。我一直都知道,他拼命挣钱,甚至不择手段的挣钱,无非就是想证明失去他,对我来说是巨大的损失。其实,我们都活得很累,都在较着劲活着。他疯狂地敛财,最后失去了方向,而我也在忙忙碌碌中,迷失了人生的方向。


摄图网_401087471.jpg


昨晚,单曲循环《来生缘》,流了一夜的泪。为他为我,为我们那些回不去的往事。但愿,他经历了这一场,能真正明白,我们活到最后,什么都证明不了。人生一场,也不过是遇见,活过,爱过。无他!



心理师小鱼儿,擅长青春期性心理,家庭伦理,亲子教育。个人公众号【心理师小鱼儿】


收藏

本文由 史银芳 原创发布于爸妈在线。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标签: 心灵漫笔
评论
作者
史银芳

 史银芳,女,汉族,大学本科学历,中学语文教师。国家二级心理师,(证书编号:1310000008200344)兼职学校心理咨...

专栏作家
更多
  •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家庭组织系...
  • 教育硕士学位,资深心理培训师,...
  •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企业EA...
  • 著名教育、应用心理学专家
  •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美国NGH...
  • 国际注册心理咨询师(CIPC)...
  • 国家二级心理师、中学语文教师、...
  • 国内资深职业心理咨询师、国家二...
  •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1999年...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客服中心 |免责条款 |联系我们

粤ICP备10217215号-2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110160爸妈在线所有 举报邮箱:090@bamaol.com
安全联盟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