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理知识 >   文章详情   
亲子

当“青春”撞上“抑郁”,父母可以做什么?

2019-08-28
围观(512
收藏(0

 

【  1  


小晴的父亲第一次带着她来找我的时候,她18岁,正青春,是高一的学生,但已经辍学一年,伴有一些躯体症状,有自杀的倾向。


结束第一次咨询后,她父亲告诉我之前他们去了北京的医院,确定她为重度抑郁,目前在用药,医生建议配合心理咨询。


她是一个沉默清秀的女孩子,我询问她,这第一次咨询,是否愿意让父亲在旁,她坚决的摇了摇头,父亲退了出去。我以为让她开口一定需要特别的耐心,便温柔的看着她,不料,我还未开口,她就源源不断的诉说起来......我强烈的感受到她诉说的欲望,想来,被如此认真“倾听”,她从未品尝过。


她的咨询持续了将近半年,在我与她的接触中,她可以感受到我发自内心的理解、接纳、允许、欣赏,在这个基础上,她愿意主动去调整她的限制性信念,愿意尝试着打开自己与他人沟通,学习到了如何与情绪相处,如何让自己活在当下,如何加强自我觉察,如何看见自己......我清晰的看到她的成长。


之后的谈话也越来越深入,这是一个非常有灵性的孩子,我陪伴她看到真实的自己,她的自信从而慢慢建立,在咨询近2个月的时候,开始考虑回到学校,也开始出去旅行,尝试与亲戚朋友相处,虽然情绪还经常很强烈,却已经有觉察的把自己拉回到当下去和情绪相处,并透过“冰山”深入去看。


多次咨询中,我仅仅约到她的父母亲2次一起做家庭治疗,父母亲在某种程度上受到了冲击,表面上愿意改变一些行为,但我可以清晰的感受知到,在内在,他们太难改变,一方面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去成长自己,另一方面,他们也没有能力去成长自己,在小晴的治疗中,父母外在行为的调整对她的帮助非常有限,因为内在和外在的不一致,反而让小晴感受到更多的内疚、无力和失望。因此,我与她每周一次的见面,成为了她巨大的支持。


然而,半年之后,她父亲做了一个决定,让她独自去一个沿海城市的高端私立高中去学习。父亲很感谢我,只是因为,她愿意回到学校。但我知道,这还远远不够,现在的她,离开家人离开心理咨询的支持,很容易回到从前,并且这很有可能让她更加无力更加抑郁。但是,作为一名心理咨询师,在外在,我能做的非常有限。


一年之后,我收到小晴的微信,她诉说了目前的状态——很痛苦无力,还伴有一些幻听与严重的躯体症状,我建议她去医院做正规检查,并在当地配合心理咨询,鉴于她有自杀的想法,我通知了她的父亲,然而,似乎在多年的“折磨”下,她父亲已经习以为常,告诉我没事儿。我已经不是她的心理咨询师,能做的,也仅限于此。


摄图网_500687090.jpg


 2  


和小晴年龄相仿,小艾也是刚上高一的学生,当时也在休学,找我咨询之前去过医院,诊断为重度抑郁,用药三个月,生理症状有所缓解,未再复诊。母亲带着她来做心理咨询,同样的,她也选择让母亲回避。她不太说话,低着头,虽然是主动求助,却不愿意主动开口。


我们一点点儿的开始,她客观的诉说着,我也大致的了解了她目前的状态,我看到她手腕上的伤,听着她说每晚无法入睡,她的诉说,很木然没有一丝情感,就象在诉说与她无关的人的故事。当我听到她曾经去跳河没有成功,听她说虽然很不想活着,可是又担心父母因此而无法承受时,我靠近她,握住她的手,轻轻的拥她入怀,她诧异了一下,身体倔强的直立着,并且僵硬,几分钟过去,她柔软了,从小声啜泣到大声的肆无忌惮的哭,她暴露出她所有的情绪——自责、失望、愧疚、愤怒、无力、绝望......一个小时过去,我们约了下周的同一个时间。


第一次咨询后的第三天,我单独约了她的父母亲。与小艾父母的这次见面,是这个治疗过程中的关键,我感受到父母对我的信任,经由信任,他们愿意依照我的建议进行调整,最重要的是,他们的内在有了很大的触动,有一些重要的东西,正在发生改变。结束谈话,我建议他们在第二次咨询前要带小艾去复诊,并遵照医嘱用药。


与小艾的第二次咨询,明显有很大的不同,我很好奇,问小艾,发生了什么?小艾思索了一会儿,说:“不知为什么,爸妈好象有些不同了,虽然说不出来哪里不一样了,但确实让我感觉还挺舒服,现在有种感觉,不再是自己在战斗。”我们继续做了一些工作,约了下次见面。


小艾的父母意识到,原来他们的一点儿变化,居然可以对孩子影响这么大,在我的建议下,母亲直接选择了在工作室的沙龙中继续学习和成长,有一些她的原始的固有的信念逐渐松动,在做“雕塑”时,一些真实的体验让她有了极大的触动,她慢慢的成长起来。


小艾的咨询只进行了三次,我尊重她的意见,她认为自己可以不用再来。而母亲的成长一直在持续,在每周的沙龙中,在每次与大家的分享中,在她与女儿的互动中。


半年之后,母亲告诉我,他们又带小艾去复查,抑郁症已经没有了。她很感谢我,我告诉她,她更应该感谢她们自己。



摄图网_501049949.jpg


【   


这是在我接触的众多青春期案例中的两个,是什么让起点差不多的孩子产生了完全不同的两种结果?

一个结果的产生,一定有很多的因素,但相信聪明的你可以感觉得到,父母,绝对是这众多因素中至关重要的一个。



首先,是父母对孩子抑郁的正确认识,这是整个家庭系统转变的基础,是共同对抗抑郁的前提。


萨提亚说:问题本身不是问题,如何应对才是问题。


青春期并不是一个必须要“叛逆”的时期,只是因为这个阶段的生理和心理特点,如果前期没有学会情绪的正确释放,一定就会呈现出之前所累积的情绪大爆发。她们呈现的问题,其实是一个她们解决自身根本问题的方法。而抑郁,这种对内的攻击,是大多数青春期孩子会使用的一个方法,它只是在告诉一个家庭,一些事情、一些方式需要转变了。


在面对孩子抑郁的事情上,案例中的两个家庭最初的应对是一样的:不理解、认为孩子在“作”、担心、害怕、心疼、无措......带着孩子积极治疗,寻求外援。不同的发生,是在心理咨询师如实的告诉他们,孩子的问题,就是家庭的问题,是父母的问题,是整个系统需要做出改变了之后。


第一个家庭,承认父母和家庭是孩子出现问题的原因之一,但却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仍是孩子本身,那么自然而然的,他们认为改变的重心,仍是孩子,他们只是配合。每次咨询,父亲把孩子送过来,一个小时接回去,看见出去之后,孩子相对轻松,父母就认为,咨询有效果,孩子愿意配合出去上学,他们认为,目的达到了。


第二个家庭,马上意识到咨询师所提的是对的他们即时的回顾了之前对待孩子的方式,以及内在的想法、期待等,并开始寻求自己的改变,他们知道,孩子是一个提醒,他们从自己的改变中,迅速看到了孩子的改变,看到整个家庭的变化,他们把重心放在自己身上,开始成长自己,渐渐的,一些他们起初没有想到的变化就发生了。


因此,当一个家庭中,孩子遇见抑郁,父母要知道,这是一个提醒,一个契机,是家庭需要升级,需要维护的契机,孩子,只是帮助一个家庭做了外在的呈现。有了这个认识,你的态度会是积极的,你的应对会是积极的,这个时候,所有家庭成员是站在一起的,孩子的背后有父母,内在才会有力量,内在影响外在,真正的改变才会发生。


第二,父母的安心、爱心、耐心、细心,是对孩子最大的支持,这个支持,是让孩子走出抑郁的精神力量。


如果可以对抑郁有一个正确的认知,父母就会比较容易安心。而这种安心,无疑是给孩子吃了一个定心丸,这个时候的孩子内心充满恐惧、担心、焦虑,看不到未来,没有一点希望,如果父母可以定下来,让孩子感受到,父母跟TA们在一起,一起面对所面临的,那孩子就会有足够的安全感和内在力量去面对,从而看到希望。而希望,正是黑暗中的那一道光。


孩子的抑郁,和原生家庭有着极大的关系,TA们所有的表现,都是TA在原生家庭中关系的一个外在呈现。孩子0-6岁的“心理营养”不足,就会致使存在偏差行为,青春期会表现得非常明显,抑郁是偏差行为的一种。父母无条件的爱,是滋养TA们的最好的礼物,在爱中,TA们的心理营养会渐渐的得到满足,抑郁自然会消失。


然而,给予孩子的爱,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大多数父母很爱,却不会爱,他们以为他们在爱,其实,却是在“碍”。这些,是抑郁的根源。咨询师的介入,会让父母看到这一点。当有些父母愿意去改变时,这时更需要的是耐心,因为这注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儿时没有给到的,孩子越大,父母越需要成倍的耐心去守候。


青春期孩子的发育,决定着TA有着独特的生理和心理特点,而抑郁的孩子,内心更加脆弱和细腻,因为缺乏安全感、自我认同等等,也由于之前与父母的关系并不融洽,他们不会轻易向父母袒露心事,这时,就需要父母有足够的细心,可以真正的看见孩子的内心世界,用心去看,用心的陪伴,用心去滋养。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是父母的发自内在的主动的持续成长,这是可以陪伴孩子免疫抑郁的良药。


在上面文字中所提到的,对于孩子的所有支持,没有父母本身的成长,是根本做不到的,就算是在咨询师的引导下,有一些上在行为和内在理念有所改变,但是因为父母本身也有着自已本身内在渴望的未被满足和内在创伤,因此,父母们会感到想做,也知道如何做,可就是做不到,这在很大程度上会激发父母内在的无力感,从而产生焦虑、失望、愤怒等多种复杂情绪,而情绪不稳定的父母,是无法给予孩子支持和滋养的。


在两个个案中,一对父母是不愿意去改变的,外在的改变很有限,内在的改变根本没有发生,他们抗拒、逃避改变,也没有勇气去面对改变,对于他们来讲,原来的生活方式是安全的,即使孩子已经在用这种严重的方式提醒,但他们依然没有意识到需要改变。没有内在改变的支撑,外在的改变就是虚假的。因此,孩子虽然经历了近半年的咨询,但是因为这个年龄这个生命能量特别低的特殊时期,完全没有能力独立去发展内在力量,没有父母的支持,后期更是脱离了心理咨询师的支持,就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而另一对父母,真实的面对过往的方式,意识到自己的不适合,主动的真诚的去调整外在的沟通和表达方式,愿意去调整自己的限制性信念,真实的意识到自己内在需要成长,并主动去行动,在父母二人共同的成长中,孩子感受到了被爱、被尊重、被重视、被无条件的接纳,她的心理营养得到了滋养,在不断的互动中,孩子也曾不断的破格的去试探,因为父母发自内心的真实的改变,她收到了一个讯息:父母真的改变了,家真的不同了。因此,家庭这个系统的改变带动了她这个成员的改变,那些她用来解决问题的不健康方式可以摒弃不用了,因为她找到更健康更合适的方式。


摄图网_500665867.jpg


【  4  


这些文字,只是给予父母一个大的方向,父母的成长需要自己更细致的去看见,这当然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一定要坚信,一旦开始,改变就已经在发生。


孩子抑郁就如同心理患上重感冒,是很平常的事情,父母要用平常心去对待,但同时,要积极客观的对待,对外寻求专业帮助,对内进行自我升级和完善。如果父母自己本身就没有足够的心理营养,自然无法给予到孩子,如果父母本身无法细致的觉察到自己,自然也无法觉察的孩子的内在,因此,才需要父母去学习去成长。


虽说知难行易,但是如果一个人的内在真的知道了,外在的做到也是顺其自然的结果。如果说,抑郁是一团黑暗,孩子们无力破局,父母的陪伴、守护和滋养,就是黒暗中的一道光,孩子一定会走出来,甚至,会在未来的某一天把这时的黑暗作为生命蜕变的力量。


愿所有撞见抑郁的青春,都能遇见以爱守护的父母。


注:


冰山:是萨提亚家庭治疗的一个工具,它是一个隐喻,指一个人的“自我”,就象一座冰山一样,我们能看到的只是表面很少的一部分——行为,而更大一部分的内在世界却藏在更深层次,不为人所见,恰如冰山。


心理营养,是林文采博士提出的概念,指无条件的接纳、生命至重、安全感、肯定赞美认同和学习认知模范。


雕塑,是萨提亚家庭治疗的一个技术,是指在空间中摆置家庭成员的肢体,由其中一位家庭成员扮演导演,来决定每个人的位置,所形成的生动场面代表这个人对家庭关系的象征观点。


案例均为化名,征得本人同意后采用。


收藏

本文由 赵静 原创发布于爸妈在线。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
作者
赵静

  赵静,女,1976年2月25日出生,大学学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国际注册心理咨询师(CIPC),国家高级心理顾问、国际萨提亚模式心...

专栏作家
更多
  •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家庭组织系...
  • 教育硕士学位,资深心理培训师,...
  •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企业EA...
  • 著名教育、应用心理学专家
  •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美国NGH...
  • 国际注册心理咨询师(CIPC)...
  • 国家二级心理师、中学语文教师、...
  • 国内资深职业心理咨询师、国家二...
  •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1999年...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客服中心 |免责条款 |联系我们

粤ICP备10217215号-2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110160爸妈在线所有 举报邮箱:090@bamaol.com
安全联盟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