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理知识 >   文章详情   
科普

 “丧亲”心理疗愈——从HG先生对母亲”善别”怀念谈起

2019-09-29
围观(380
收藏(0

  

9月某日,知名艺人HG先生发布了一段怀念自己已去世半年之久的母亲的文字,引起了关注,也戳着了人们“生死别离”之痛点。HG先生写给自己已去世的母亲的一段话:“连续一周,总是梦见你,直到今天我才明白,这不是日有所思,不知你来梦里见我,要翻过多少座山,趟过多少条河,如果很远,很辛苦,就别来了吧,我知道这个日子对你很重要,放心吧,我吃了蛋糕,吃了面,还收到了许多的祝福,回吧,我一切都好,回吧,我不会忘记,你在梦里的叮嘱”。


据悉,中国知名艺人HG先生的母亲于今年年初因癌去世,去世前,他的母亲与癌症已抗争了三十年,半年过去了,HG先生通过这段写给母亲的话与母亲做了一段“善别”。就此,特别感念HG先生内心之细腻,对母亲之珍重,从失去亲人的心理创伤影响时间段来看,半年到九个月的时间段正是“创伤后应激心理障碍的关键期”。


就算有些人心理素质好,“生离死别”事件创伤后并无留下“创伤后应激障碍是”,但是创伤就是创伤,那个痛点是在那里的,那些因创伤而需要的“心理调适”与“心理适应”是每天都面临的心理成长功课。


九个月左右能走出来的,都是“好样的了”,因丧失亲人而有的心理抑郁、生活不适、怀念之痛、悔恨之意已渐渐远离、并且释放。相反,如果“丧失亲人”九个月左右仍然出不了“丧亲”之痛,活在一味的“抑郁”“旧情”“旧事”的阴影之中,内心寻不着有丝毫“喜悦”之情,则已陷入“丧亲”后的抑郁症,更严重的可以列为创伤后应激障碍观察诊断,需要专业力量介入救助。


临终关怀既包括关心临终之人的“善终”,也关注“临终时节点的善别”,更关注活着的人的“善生”;而对于已经失去“亲人”的家人来说,要更好的“善生”往往需要从心里再次与去世的亲人再有一次“心理善别”。


摄图网_500543857.jpg


为什么?因为,亲人去世后,过往亲人的音容笑貌往往会一段时间以来一直在脑中回荡,“睹物思情”陷入怀念;接着,失去亲人以后的,生活出现了各类细微的变迁变化,如何适应;更有甚者,尤其是家庭重要的顶梁柱,突然去世,导致全家人的生活没个着落,这时,事件造成的创伤感显然是较大的。


“已去世之人先前所担任的家庭功能及责任”现在转而落在现有的家庭成员的肩上,能承担的承担,不能承担的寻找家族、社区、政府等援助;所以,因一时的生活适应困难就可能导致心态瞬间落入迷惘、伤心、失意、紧张、自责中;如果“亲人”是意外离去的,往往,活着的人内心的自责较强烈,并且生活“不适应症”更明显,对“死去亲人”的怀念是一回事,更多的心态是:大家会怎么看?我是不是受了惩罚等自责心态。如果亲人是因疾病而去世,并且病程时间较长,亲人都彼此善待,并且多数已做了“善终”准备,那么,这种别离相对较为自然祥和,活着的人也能较快进入“善生”阶段。


现年37岁的HG先生,他母亲患癌有三十年了,说明这位母亲面临会到来的死亡预先做了不少“功课”,也正是这种“倒计时感”,让这位母亲加倍地爱护自己的儿子;从HG先生给已经去世的母亲的“善别”留言中,可看出这位母亲平日里对儿子的细心的爱和照顾都留在了“孩子”的心里、记忆里,HG先生的这段留言,也让人品读出了儿子对母亲的爱和对过往母爱的深切怀念。HG的那一段诗一般的语言,杨老师不做任何解释,此情此景,意会比言传更有渗透力,这是生命的咏叹,是爱的印记,也是生死别离的生命故事传奇。


摄图网_500190045.jpg


以下我简介一例“丧亲”心理辅导


多年前,我在XMZK心理中心,有一位企业的HR负责人介绍其亲属带一FZ某大学的大二女学小蔡(化名)从FZ来XM求助,类似这位家属这样有意从FZ舍近求远来XM求助,是个案为了其自家的隐私保护。小蔡是自杀冲动的抑郁症,起因是小蔡的一位大一的表妹在三个月前自杀了,自杀前这位表妹把自己失恋失意以后的痛苦告诉表姐小蔡,并表述了自己“不想活了”的心态,还交待表姐小蔡不要跟她自己的父母说这些事。


小蔡也就什么也没跟亲人们说,有一天小蔡不安心上课,请假去表妹的学校探望表妹,而就在那天,表妹果真自杀了,去世了。自那以后,小蔡抑郁加自责,越来越严重,责备自己不懂事,认为自己如果早些时侯把表妹想自杀的想法告诉表妹的父母,表妹应该就有救了。


小蔡抑郁越来越重,由其亲属带到心理专科医院也服用了抗抑郁的药物,然而,小蔡的自责并未因服从解忧的药物而减轻,小蔡痛苦到一个地步,甚至有自杀的冲动。小蔡的亲属带小蔡来到咨询室以后,杨老师给小蔡做了“丧亲”心理辅导,主要帮助她释放她的悔恨感,对小蔡进行了完形心理疗愈,进一步进行时间线治疗,帮助她将心理关注点指向未来,并对小蔡进行了积极的“心理重建”,全部是三次的心理辅导,小蔡得到了释放,自述自己已经醒了,好了,要回学校去上学了,面容也会正常露出些笑意。


有关“哀伤”心理辅导的生命教育,必要时,面向因死亡事件而受影响人群进行团体“善别”的心理辅导及团体心理重建,是十分重要也是必要的,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也会有越来越多的组织机构重视生命教育的功能意义。


杨素晖(微信同手机:18320983381)

2019-09-29


收藏

本文由 杨素晖 原创发布于爸妈在线。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
作者
杨素晖

教育硕士学位,资深心理培训师,国家二级职业心理咨询师;人社部CETTIC全国1+N项目教材编审及其 EAP讲师、EAP咨询师教材编审,...

专栏作家
更多
  •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家庭组织系...
  •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简嘉心理咨...
  • 教育硕士学位,资深心理培训师,...
  •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企业EA...
  •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美国NGH...
  • 国际注册心理咨询师(CIPC)...
  • 国家二级心理师、中学语文教师、...
  • 国内资深职业心理咨询师、国家二...
  •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1999年...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客服中心 |免责条款 |联系我们

粤ICP备10217215号-2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110160爸妈在线所有 举报邮箱:090@bamaol.com
安全联盟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