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理知识 >   文章详情   
心晴周刊

我的过儿,从此不见了!

2020-03-30
围观(432
收藏(0

  摄图网_501345201.jpg

我的过儿走了。它走的时候,是独自安静地,趴在邻居家的院门口。像平时一样睡在我身边的模样,侧躺,四肢展开。

只是,这一次,眼睛睁着,嘴角还流着血,另一腿蜷在里面,乍看,以为是少了一只。我抚摸它的时候,身子已经僵硬,浑身都挂着露水。

过儿走的时候,身边一个人也没有。


有人说,它一定是吃了死老鼠,被毒死的。也有人说,是撞死的。反正,过儿就这样走了,而且再也不见了。

新冠疫情爆发时,我很担心,会有人对我的过儿下手,我也害怕我没有办法守护我的过儿和它的两个孩子。

过儿逃过了被绞杀,却没有逃脱命运的安排。它死在三月的倒数第二天。这个三月,还没有过完,春天依旧,我的过儿,却永远留在了这个春天里。

过儿的一生,极其坎坷。我常常想,倘若它不是遇到的我,而是遇见的另一户人家,或许我的过儿能够活满17年。

我一直以为,过儿会陪我到老。它是懂得我对它的好,却舍不得让我为难。我疑心它是一个精灵,活在我的身边,就是给我带来无尽的欢乐。


但是,它在我的身边,只待了15个月。去年的元月份到今年的三月份,算起来,她其实还不满两岁。却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我无意谴责任何一个人。当初过儿腿断的时候,我很伤心,我疯狂地诅咒肇事者,虽然我一直没有发现。

一段时间,我想过要按一个监控摄像,一犹豫,然后又忘了。即使抓到肇事者,又能怎么样?过儿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再多的谴责,也无济于事了。

大家都劝我想开点,不就是一只猫吗?但是,只有我知道,我的过儿对我有多重要。在我情绪最低迷的时候,是我的过儿带给我一段最美的时光。

当我终于走出情感的低谷期,对我的过儿越来越依赖的时候,我的过儿也走了。好像生命中,只要是我在乎的,都会在我最猝不及防的时候,离开了我。

他们离开的时候,都是悄无声息地,却让我痛彻心扉。好像是一种最彻底地背叛。从此,我成了孤单的一个。


买的花树陆陆续续回来了。我以为,再隔个三年五载,当庭院开满花的时候,我的过儿伏在我的身边,她的两个孩子围在身边嬉戏。

我以为,我们都会等到那一天。但,其实没有!过儿说没了就没了,连一声招呼也没打。她走的时候,我不在她的身边,她的两个孩子被我关在家里。

过儿每一次遭遇不幸的时候,我都是有感应的。假如昨天执意将她留在家里,又假如,临睡前,出门再去呼唤一下,但是偏偏我没有。

十点多钟的时候,我还到楼下看了两只小猫。北丐刚刚做了手术,东邪陪她蹲在一边,我的过儿没有回来。

我连院门都没有打开,然后我的过儿就这样没了。她走的时候,一定会很痛吧。她一定会知道我的难过,她对我那么依恋。


三月的中旬,我外出两天,当天回来,过儿就一直绕着我,不肯离开半步。晚上我去朋友家吃饭,过儿带着两个孩子,一直尾随在我的身后,跟了一路。

我驱赶它们回走,过儿却执拗地跟在后面。最后,我只好投降,带它们一起回了家。最长的时间,过儿离开我不过两天。

但,这一次,她再也不回来了。我很想骂她没良心,却无法原谅自己。过儿是一只宠物猫,我应该将她一直锁在家里。

但是,所有的自由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我给了过儿最宠溺的爱,也给了过儿我能够给到的供养,但我却忽视了过儿的安全。

假如,我不是整天待在楼上码字,倘若我能有耐心抽出时间,陪她玩耍,过儿就不会总是往外跑了。

现在想来,真是后悔。沙盘里的玩具,她都一个一个地衔出来,丢给她的孩子玩耍;最喜欢的果冻外壳,她叼在嘴里楼上楼下踢来踢去的。

即使我很少陪她,她依旧对我十二分的信任。


昨天中午,过儿一定要钻到我的被窝里。我嫌弃她脏,搂紧被窝,不给她留任何死角。过儿一会儿蹲在我的左肩,一会儿又趴在我的右肩。

最后,索性躺在我的枕头上。我只好妥协,她趁势钻进了我的被窝里,像平时那样,斜躺着,非常惬意地舒展着她的四肢。

一个中午,我就搂着她,迷糊了一会。后来电热毯的温度高了,过儿就钻出被窝,伸伸懒腰,弓弓身子,踢了踢腿,走出房门。

我目送她远去,然后起床上班。


下午回家,带着北丐去打针。回来,喂了猫粮。新买的罐头,过儿和东邪喜欢,北丐还有点挑剔。于是过儿总是看北丐不顺眼。

过儿,做母亲,做得非常称职。但凡是好吃的猫粮,过儿都不肯轻易品尝。比如鸡肝,猪肝,牛肉,虾,还有各种罐头,过儿一定要看着她的孩子吃。

有好几次,我都是赶跑两只小猫咪,单独喂养过儿。在我心里,过儿依旧是最心爱的伙伴。她虽然只是一只宠物,但她最懂得心疼我。

东邪,喜欢在家里的浴缸随便大小便。过儿知道我铲屎辛苦,每一次看到东邪,就会用爪子挠它。

那个人嫌弃猫儿味道难闻。每一次都与我争吵,一定要送走这一群猫。我决定让它们待在车库里。从卧室到车库,我花了半个月的时间。

我舍不得赶他们走。却又总是被那个人聒噪。我怕过儿它们被嫌弃,只好忍痛将它们的窝搬到车库里。

过儿一定是懂得我的难舍难分,第一个带头主动住进了车库。不管我怎么唤她回去,她都赖在车库里,盯着我看。她一定懂得我的为难和不舍。

东邪和北丐,也陆陆续续地搬进了车库里。我每天晚上,都会趴在阳台上观看它们良久。视力不好,看不清楚,有时候就会到楼下,陪它们玩耍。


现在,东邪和北丐,没有了妈妈。

以前,只要到饭点的时候,三只猫蹲在桌边,安静地等我喂食。有时候,晚了,三只猫还会围在厨房里,蹲在一边看着我。

从此,我没有过儿了。想想就很难过。码字的时候,再也没有猫,抢我的鼠标,蹲我的键盘,玩我的水笔,藏我的茶杯。

前两天,过儿每天会带一只蝙蝠到处找我。有时候是一只老鼠。她不吃,她以为我喜欢它们。逮到一只,楼上楼下的一定要找到我。

我常常吓得尖声怪叫,过儿却蹲在一边,高冷地看着我。我气得用扫帚教训了她,她依旧痴心不改。带到蝴蝶,蜜蜂哪怕是一片树叶,都要带给我。

过儿,最喜欢陪我蹲在菜地里。我割草,她捉蝴蝶。只要我在家里,我走到哪,她便跟到哪。我于是喊她小小跟屁虫。

我知道,她只喜欢我。但是,她疼痛的时候,包括她最后离开的时候,我留她独自一个待在漫长的寒夜里。


过儿在我的身边,真是辛苦。我没有能力抚养她的一群孩子,只好一个一个的送走它们。过儿经历了生离死别。

最后,留在身边的只有东邪和北丐。

在我身边的15个月里,断了一条腿,做完手术,瘸了好几个月。至今我还记得她到楼上找我的可怜模样。

或许是,自从赶她到车库里,她知道我已经无能为力。于是,在她受伤的时候,她没有回家,却倒在了邻居的院门口。

我的邻居,一向善待她。见闻过儿的死讯,也是情不能自已。我们都很伤心。只是我的悲痛,无与伦比。我待她似珍宝。


从此,我的宝贝丢了。


收藏

本文由 史银芳 原创发布于爸妈在线。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
作者
史银芳

 史银芳,女,汉族,大学本科学历,中学语文教师。国家二级心理师,(证书编号:1310000008200344)兼职学校心理咨...

专栏作家
更多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客服中心 |免责条款

粤ICP备10217215号-2    粤公网安备44030502004661号   版权所有 © 爸妈在线 举报邮箱:054@bamaol.com
安全联盟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