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理知识 >   文章详情   
亲子

家有高考生(6) | 你不是龙应台,我也不是安德烈。

2020-05-05
围观(688
收藏(0

摄图网_501303146.jpg

2014.07.12


因为定家规绞尽脑汁,昨晚睡的有些迟。刚入梦,又被老公的电话吵醒。


他在老家炫耀,自己喝了五杯饮料,一滴酒也没有尝,仿佛这是他对我做的保证。或许做咨询,练就了一点基本功。


喜欢能从话音中听出 弦外之音。他的语无伦次,包括他的兴奋都暗示了他其实喝酒了,而且不少。


只是,远在几百里之外,没有了我的讥讽,他突然觉得有点忘形。


半夜三更,还忘不了炫耀一番。这样一折腾,是彻底地难以入眠了。


先是几声狗叫,接着是街边吃烧烤的不归者的喧哗,慢慢地一个男人愤怒的咆哮由远而近……


总算迷糊了不多时间。习惯早起,一睁眼已是五点多一点。照例是打开手机,浏览了一下新闻,问候了一些空间好友。


按照昨天的家规,今天是履行的第一天。


我悄悄走进他的房间,他酣睡未醒。来回走了几趟,都没有舍得叫醒他。


直到七点钟,我实在忍无可忍,故意将书桌的声音收拾得很响。


他懒懒地坐起身:


妈妈,我求求你,好不好,你不要再收拾了!


七点啦!


你把前两天的现代文阅读做好了给我看一下。


我按捺住不满,尽量将口气放平缓。


这两篇课外阅读是他前些时候故意剩下不做的。


我已经前后叮嘱了他几次,他好像执意要和我对着干。


知道啦!


我将咖啡煮好,端给他,他假装坐在一边,还要求我给他把钢笔找出来。我忘了承诺,竟一一照办。


等他上完厕所,再洗漱完毕,已经7点48.他的补习时间在上午九点。我原本计划在他补习之前,做完一份语文试卷。


看他这样磨蹭,我已经很不快乐。但我忍住,什么也不说。


8点15他从房间里出来,要求我换上衣服陪他一起外出吃早饭。


我乘着换衣服的空隙,看了他的作业,他只是练了一张钢笔字帖,其他什么都没有做。我气不打一处来,这小子从来不按常规出牌。


但我知道,这不是我现在发火的时机。我需要理由:


干嘛我的学习要由你安排?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反正都是我来做。


我分明听出了他的不满和狡辩。我不想破坏这样的一个早晨。


生平最讨厌将我的故事放在你的空间,骗取点击量!你不是龙应台,我也不是安德烈。


别以为语文老师就可以成为作家……


儿子一边愤愤地将矛盾转化给我,一边穿着鞋子。


我只是记录真实的生活。我的生活中,你永远是主角。


你请我吃什么?儿子试探的问我。


想吃什么都可以!


小笼包,牛肉面?儿子终究有些不相信。


当然!


最好每天在我的包包里放五元钱,让我有个惊喜!妈妈,你怎么看?


好的!


妈妈,你这样一说,我都惭愧啦!我已经两天没有认真做作业了。


知道惭愧是好事。你可以做儿子彻底,但妈妈必须做好妈妈的角色。


你这顶帽子不好看,你还是穿拖鞋吧。


不行,拖鞋难看。


……


五个小笼包,一碗雪菜面。儿子的早餐!


看着他骑车远去的背影,感觉我在他的面前又打了一个败仗。


他的作业可以敷衍,可怜我一晚上才搞出来的家规,他竟然可以做到置之不理。这小子!


可是,我的问题出在哪里?

 

【重读日记】2020.05.05


我的问题,出在哪?六年之后,当我扪心自问的时候,我是不是能够找到答案?假其实,没有答案。假如真的要有答案,我们都没有问题。


我嘱咐他做作业,他又凭什么一定要听我的话?要做那些作业之外的作业?我根本就无法拿捏住他,他只要一耍赖,我就得投降。


说白了,我也舍不得他吃苦。我做不到像别人的虎妈那样,歇斯底里地教育,或者拳打脚踢,又或者置之不理,对他冷处理。


但是,我做不到。我除了会恐吓他,比如斩断他的零花钱,但是我又从来做不到。以致,一直到现在他都会粘着我,以为我好欺负。


昨天,我问他,什么时候不跟我要零花钱。达微回答得很干脆:到你入土吧。


我很恼怒,却不能怪罪别人。从小到大,我都是用钱来贿赂他。以为,只要给他足够的零花钱,他就会懂得我的良苦用心 。


我以为金钱可以买来他的成绩,那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达微从来就没有听从过我的安排。在他那里,一定知道他对我的需求,不过是满足我的存在感而已。


高考前,数学老师问我,有没有补习过。我说没有。数学老师感到很遗憾。她觉得达微天资很好,数学应该学的不错。


假如按照基因遗传的话,我们家的数学基因,除了我空间想象力不够好之外。两个舅舅的数学不错,还有个叔爷在上海师大做数学教授。


高一的时候,倒是给他补习过。不补还好,越补分数越差。他是在用事实证明,他根本就不想补习。因为补习与他的足球时间有冲突。


数学本来还能考70多分,补了之后,就只能考60多分。我已经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越补越差的。


高考数学,他竟然考了130多分,我吓了一跳。按他真实的成绩,即使使出洪荒之力,估计能撑到100分,也就不错了。


假如,从来不对他提要求,或者从来不去强迫他做任何他不喜欢的事,或许结局会好一点。最起码,高中三年,我们不必奔波在路上。


他用学习上的不作为来回应我,而我们却无可奈何。不知道达微会不会后悔当初的选择,反正我很后悔。


但,假如时光倒流,我还是会想着去左右他,控制他。我喜欢他围着我转。我在婚姻中,找不到的存在感,我寄希望于在达微的身上。


我们都把生活过反了。


大象习惯控制我,而我将这种控制转嫁到达微的身上来。大象一意孤行,我自以为是,于是达微只能采取不作为的态度来对付我。


大象的刚愎自用,加上我的懦弱无能,我们家一直旋转在一个漩涡里,根本挣脱不出来。控制与反控制,一直都在,包括现在。


只是,我终于明白,达微应该有他自己的生活,他需要独立思考的能力,而不必建立在我对他的期待上。


有时候,过高的期待,也是一种控制。


收藏

本文由 史银芳 原创发布于爸妈在线。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标签:
评论
作者
史银芳

 史银芳,女,汉族,大学本科学历,中学语文教师。国家二级心理师,(证书编号:1310000008200344)兼职学校心理咨...

专栏作家
更多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客服中心 |免责条款

粤ICP备10217215号-2    粤公网安备44030502004661号   版权所有 © 爸妈在线 举报邮箱:054@bamaol.com
安全联盟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