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理知识 >   文章详情   

漫漫法考路(1)

2021-01-11
围观(468
收藏(0

摄图网_501147218.jpg

阿辉说,倘若刘邦也写公众号,一定会传授别人他是如何在50多岁做到皇帝的。我懂她的意思,不过是揶揄我写的《漫漫法考路》


我能在50岁之前,通过法考,我觉得运气的成分多一点。虽然,我自诩很努力。但,我始终觉得还是命运之神垂青了我。


阿辉比我幸运多了。很年轻的时候,心无旁骛读研,然后通过法考。


在我每天扛着米袋穿梭于各个小区楼层间,为挣一点生活费的时候,阿辉坐在明亮的教室里读着法学。


我为偿还房贷,不得不勒紧裤带,恨不得一分钱掰开当两分钱用的时候,阿辉正式踏上了她律政佳人的征途。


我还在为婚姻生活中的鸡零狗碎,痛定思痛时,阿辉正在忙着构建她自己幸福美满的家庭生活。


选择不同,命运就截然不同。


我写《漫漫法考路》的想法,由来已久。并不是为了向别人介绍自己的宝贵经验,而是希望更多的人,不要再走弯路。


人生苦短,完全没有必要挤在法考的路上。对于一些摇摆不定的人来说,不如早一点明白,早一点寻找到适合他们的努力方向,而不是做一个跟随者。


40多岁通过法考的人,基本上属于那种性格有些偏执的人。或者说,完全不满足于当下的生活现状。


唯有如此,才会傻乎乎地心甘情愿地去吃这个苦。


年轻,永远是一种优势。不仅记忆力好,而且精力充沛,能熬夜。并且家庭的羁绊少。


阿辉与我相比,她的优势在于她年轻时,就能够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所以,她没有经历过,像我在人到中年才会参加法考,所经历的苦。


顺风顺水的人,很难能够体会到,那种长期跋涉在泥沼中的人的辛苦。


2019年,主观题考了101分,与分数线相差7分。我当时还安慰自己,没事,还有下一年。


果真到了2020年,疫情期间愤怒,恐惧,绝望相伴,哪里还会顾得上去复习迎考。长时间限于忧郁之中,总是有一种世界末日的感觉。


停课,延迟开学,上网课,忙得焦头烂额。


直到学生中考尘埃落定,已经是八月份。八月初,突然心血来潮去苏州看房,交完所有房款后,我仿佛是一夜回到了解放前。


连吃饭的钱,都要精打细算,哪里还有钱去买课学习。2020年的主观题复习,我没有参加任何培训机构的辅导。


主要是没钱。若有钱,我倒也舍得。为学习投资,我从未吝啬过。但,这一次是真的没钱。


万一不通过,就会一切重新过一遍,想想就很焦虑。我决定硬着头皮,自学。凭着朴素的法律情感,也凭着自己对法律的执着追求,我决定自学。


虽然前几年买了许多书,但教材改变太多。仅凭旧书肯定不行。我于是混进一些法考群里,想获取一些最新的消息。


一起经历法考的几个战友,告诉我觉晓法考,有个免费群,大家可以进去免费蹭课,尤其可以跟着每天做题,大家互相监督。


我不擅长做题,跟在后面有点吃力。


而且,我这个人自由惯了,不喜欢受拘束。我关注了觉晓法考的公众号,每天看看蒋四金发布的文章,也能知晓一点。


期间,有个学生发了一个罗翔讲刑法的B站链接给我。罗翔说的一句话,很是激励了我。他说,法考不难,你只要在浅水区游泳,就可以了。


2018年的时候,我就关注过厚大法考。也买过厚大的一些书。2019年主观题没有通过的时候,我就在厚大抢了一个主观题学习包。


因为疫情影响,主观题学习包一直拖到五月份左右。我那时候教学任务繁重,也没有时间去看厚大的学习包。


好像是七八月份,厚大的资料陆陆续续来了,我赶紧跟着视频听课做题。罗翔说,必须刷完近几年的客观题,才能确保主观题的通过率。


我于是拼命刷客观题。两天刷完一本书。但我只刷了刑法。


我从来就不是一个从一而终的人。当初选择独角兽的时候,我就在厚大上蹭课白嫖。有些课,不要钱,你只要有时间听就可以了。


在厚大,有个老师叫向高甲,主教刑诉。


我听过许多老师的刑诉课,比较喜欢的是左宁和向高甲。尤其向高甲,他的临门一脚的讲义含金量很高,却不要一分钱。


很偶然的一个巧合,听人说起桑磊法考。我于是又关注了桑磊法考。买了他们的一本书《命题人最后30题》,好像只需要30多元,但可以给我心理安慰。


之前,刑法跟的是杨艳霞老师,也听过柏浪涛的,还买过他的书;法考六年,法考届一些有名的法律大咖,我都蹭过他们的课。


正因为他们讲的课比较风趣幽默,所以,我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放弃过法考。听过若干个案例,最后也刷过若干道题,终于通过法考。


我总结之所以,在近乎裸考的情况下,能够侥幸通过法考,我做到了以下几点:


1.逼着自己抄题。不会做的题,尤其主观题,我选择了用电脑打字,将别人的答案一个字一个字输在电脑里。既提高了记忆力,也提高了打字的速度。


2.全方位地设置一个学法律的环境。比如听学习强国时,我只选择循环播放法治知识。尤其关于十九大报告,听了若干遍。

 

3.重视理论题的资料收集整理。我关注了杨帆和宋光明的公众号。在最后冲刺的时间里,每天都将宋光明每日一题一个字一个字打出来。


4.针对2019年,我天马行空乱写一通的弊病,2020年,我将宋光明的理论,杨帆整理的资料,做了一个汇总,形成自己的资料库。


5.距离法考还有半个月的时候,各大机构开始兜售临门一脚。


我因为白嫖了许多,最后不好意思,买了觉晓法考的法条课,99元;厚大老师的课,不管听得如何,最后两个小时的课,我都买了,用掉几百元。


6.比起其他法考生,我做的题远远不够。因为错误率高,我怕自尊心受挫,干脆连免费的模考都没有参加过。别人在模考的时候,我选择了抄题。


7.听课的时候,之前还会选择倍速。后来发觉听不明白,索性就一直按照正常的速度听课。进入最后三个月的时候,我基本不单纯听课了。


8.我将历年的主观真题,做了一遍,听了一遍,又用电脑输了一遍。知识点听了两遍,书上所有的案例,都听了两遍。


9.我一直怕单独做题,因为拿到手,不知道怎么下笔。即使最后的四套模拟试卷,我也是利用晚上的整段时间,抄写答案。


10.针对记忆力下降,又针对没有信心做题,我几乎是将手边所有的题目和答案,都用电脑输了一遍。早读课的时候,学生背书,我背理论知识点。


临进考场时,我还听了商法课的最后两小时。


考生已经陆陆续续进考场了,我将自己押的两道题掏出来,又狂背了一番。其实,根本记不得,也就是一种心理安慰罢了。


进了考场,习惯性扫描一番。看看有没有跟我年龄相仿的。还没有开考,就听见噼里啪啦的打字的声音。


原来大家都在试键盘。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30多岁的女人,我看她在不断地敲打,我于是也将刚刚紧急背诵的知识点输在电脑上。


老师发草稿纸的时候,我又赶紧将那些知识点赶紧抄写到草稿纸上。正式答题的时候,第一题竟然就是我整理过的题目。


虽然知识点记得没有那么全面,但是整个答题的框架我还记得。即使这样,我还是用掉50分钟的时间。


答其他几道题的时候,很多小题目,根本来不及思考。只能完全跟着感觉走。后来群里对答案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能过的可能性太小了。


我最后悔的是,在做选做题的时候,我依旧选择的是商法。其实行政题简单。而且可以节省出时间来搜法条。


我喜欢商法,投入的时间也多,以为自己做起来得心应手。其实不是。结构图太复杂。稍不注意,就会忘了前面的关系。


刑诉题考起来,感觉都是自己没有做过的题。后来有考生说,做过实务的人,才会做。会翻法条的,也有优势。


等成绩的时候,我一会儿觉得自己可以考上,一会儿又想到考不上又得重新再来。患得患失的心理很严重。


表面上不介意,其实内心里很惶恐。也因此,我查成绩的时候,都没有敢告诉别人。


收藏

本文由 史银芳 原创发布于爸妈在线。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标签:
评论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客服中心 |免责条款

粤ICP备10217215号-2    粤公网安备44030502004661号   版权所有 © 爸妈在线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安全联盟认证